【封面人物】辞书里的精灵——葛文艳

——

打印本文             

画板 1.jpg

  

语言学专业毕业的她是辞书项目部唯一的科班生,沉稳、严谨的她总是能在工作中用自己的专业让人信服。

来开心的第一年,她是勇于在百位名师面前介绍开心辞书的花仙子编辑;来开心的第二年,她是深受一群三年级学生欢迎的小艳子老师;来开心的第三年,她是身怀六甲依然带着大家加班的组长;于寻常处见功力,于细微处见真章。她就是—— 开心辞书研发部葛文艳。



葛文艳


开心辞书研发部

*公司年度优秀员工*



COVERS






 A:嘉宾葛文艳(以下简称“葛”)

 Q:采访朱盈(以下简称“朱”)

朱:文艳,你好!首先代表《阅·开心》编委会感谢你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。同时也恭喜你晋升为妈妈,重返工作岗位后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?

葛:最大的感受应该是自己内心的紧迫感更强了。做了妈妈之后,身上的责任更重了,对自己的要求也更加严格,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,好到能够让身后的小人儿安心和仰望,这种好是包括生活和工作两方面的。同时由于这种更好的要求是自发的,所以自己也就会一直坚持着。所以脱岗五个多月重新投入工作之后,感觉自己对待工作更加谨慎积极了,希望把每一件事都做得更好。

朱:记得你来公司也有三年多了。作为一名湘潭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毕业的硕士生,“开心”是你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,是出于什么原因让你选择了开心呢?

葛:和所有毕业生一样,我非常重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,并且执着地希望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、能让这二十多年的所学发挥作用的工作。毕竟之前的二十多年人生都花费在了学习上,现在总要来施展施展自己的拳脚,正是这个原因让我选择了“开心”。在辞书编辑这个岗位,我检验了自己前小半生的所学。“开心”欢乐和谐的工作氛围,让我敢于去尝试,甚至是犯错。在犯错之后,我们严厉而可爱的朱总,会及时地把我拉回来,所以在这三年里,我觉得自己成长了很多。编辑工作是非常纯粹的,很安静,又很踏实,每天沐浴着早霞步行上班,踩着夕阳的影子悠闲地踱回家里,有一种任世界风起风又歇,而我独安的自在感。也是因为这种自在感衍生出来的归属感能够让我留下来,在这里扎根。


朱:来“开心”的第一年应该也是最艰难的一年,辞书部刚刚由广州转移至长沙,很多工作都需要重新梳理,作为一名新人,你当时是怎样和辞书部的小伙伴们共渡难关的呢?

葛:说起第一年,现在和我的小伙伴们回忆起来,依旧是感慨不已。辞书部迁来长沙之时,以前的“老人们”并没有跟过来,这直接造成了编辑的断层。当时中文组,只有我和小丽两个“崭新”的新人,我们两个一个汉语言文学专业,一个是编辑学专业,这样的互补组合,神奇地支撑着我们熬过了第一年。我入职的第一年,下厂的书是最多的,但是由于编辑的断层,我们无法确定下厂文件是否是最终文件。怎么办呢?我们最后是把字典撕成一页一页的,把硕大的台式电脑的屏幕放在自己的腿上,用一支铅笔滚着一页一页的纸,这样一行一行地折校来确定哪份文件是下厂文件。这样日复一日地磨,才保证了辞书的按时下厂,没出什么岔子。那时候,是最能吃苦的,有什么不懂的问题我们就研究讨论,自己解决不了的就请教其他部门的同事,再不行就去外面找老师,起初我们连最基本的编校术语都不清楚,就是依靠着两个人的默契,才保证了工作的正常进行。成长就是在这样的摸爬滚打中一点点进行的。感谢那个时候的四个小伙伴(包括英语组的三位编辑),因为有大家的相互支持,才让我走到了现在。

朱:来“开心”的第二年,应当时在线教育部的邀请,你有了一个新称呼,成为了一群三年级小朋友口中的“小艳子姐姐”,角色的转变,给你带来了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呢?

葛:刚开始做开心作文在线老师的时候,还是挺不适应的。因为没有什么教学经验,之前的工作更多是和书打交道,和老师打交道,一下子面对着一群八九岁的活泼可爱的孩子,还真是不知所措。不过我是那种一旦接下别人给的任务,硬着头皮也要做好的人。所以在朱总的带领下,就开始磨教案、试讲。这个过程真是犹如便秘一样地让人难受,不过还好有一位有着丰富教学经验的“朱老师”(朱薇朱总曾任职教师3年)的指导,才让我坚持下来。在和孩子们接触的过程中,我感受到了年轻活泼的生命力。孩子们的奇思妙想以及他们的自律,经常会让我吃惊。他们出色老练的文笔,经常会让我惊艳。在教学的过程中,我领略到了现在三年级孩子的写作水平和我们当年比,他们真的是上了好几个台阶。

朱:面对一群活泼好动,脑洞大开的“熊孩子”们,你是用什么办法让他们乖乖听课的呢?

葛:熊孩子们不好好听课,多半是由于老师讲得不够精彩。为了成功地吸引到这群脑洞大开的熊孩子,在课前我必须要花费足够的时间做出一个更加脑洞大开的课件出来。既要求内容是新颖有趣的,也要求呈现方式是美观好看的。那段时间,我天天观摩名师的课,琢磨着自己的课怎么上,ppt怎么做。那几个月我摸索了powerpoint里很多前所未知的功能。如果还继续上课的话,我说不定会成为一个美编呢!(手动微笑)课前要精心准备,课上要操控课堂。熊孩子们很容易就因为一个问题而跑偏了,所以这个时候我就要及时地把他们拽回来,重新投入到课程的学习中,保证教学质量。


画板 3 副本 2.jpg

朱:辞书作为专业性很强的工具书,编校工作更需具备锱铢必较的精神,每个汉字、字母,甚至是标点符号,都务求做到毫厘不差,你平时在工作当中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呢?

葛:编校辞书需要编校人员具有扎实的语言功底、极高的文学素养以及丰富的百科知识,而这些都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。所以修订辞书的过程,也是我不断学习、提高自我的过程。在修订辞书过程中,为了尽可能地做到准确,我是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努力的。首先我学习了各种规范性的文件,并且不断去更新自己的规范,国家对于标点符号、数字用法等都有严格的规范,且不断在更新。在工作中,我就要及时地去掌握、发现这些变化,紧跟步伐。其次,虚心地去求教老师。在编校古汉语类的辞书时,有一些词的释义我拿捏不准,这时候我就去请教湖南师范大学从事古汉语教学的牛老师,请她来解疑答惑。在编纂《小学生成语词典》的过程中,我和湖南师范大学的彭泽润教授进行了多次讨论。在这样的请教和讨论中,我自己的思路更加清晰,掌握的知识也更加丰富,编校质量也提高很多。第三,要借助工具书。为了给读者提供更准确的知识,在编校过程中,我总是借助大量的工具书,来检验自己的改动。审稿阶段,我的桌子上总是铺满了各种各样的工具书。最后,需要勤动手去及时地记录。好记性不如烂笔头,及时地记录编校过程中的疑问,才能够去解决疑问;及时地记录以往犯的错误,才能够一天比一天进步。作为一个辞书人就应该用满腔激情守护自己眼前的一片字词,一个标点,永远不能舍弃自己身上传播知识的责任。做了辞书人,就要不怕吃苦,更要愿意吃苦。


画板 3 副本 3.jpg

获评2017年度“公司优秀员工”

(因其休假由辞书研发部朱总代领


朱:来开心的这三年,经历了从结婚到生子两个重要的人生节点,对于生活中角色的转变,你又是怎样从容应对的呢?

葛:结婚之前,我和嘉哥在一起已经七八年了,所以从恋爱到结婚,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渡,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变化。不过从老婆过渡到孩儿他娘,这个过程还是适应了很长一段时间的。之前两个人的话,生活得很随性,吃喝玩乐享不停,不过这种生活从孕期就戛然而止了。从孕期开始我就做起了佛系准妈妈,这种心态立马就反映到了生活中,作息一下就规律了,吃喝也变得更加健康。但是这种改变还是微小的,宝宝出生之后,我们的生活才是发生了巨变。因为有家人的支持,所以也还应对得比较从容。这三年的改变,一切都是因为爱,一切也都因为爱而变得更好。

朱:于寻常处见功力,于细微处见真章。有付出就必有收获,祝愿你在未来的工作中事事顺利、天天开心,家庭幸福美满!

葛:谢谢!


上一篇【封面人物】开疆扩土,业绩为王——刘光辉
下一篇【封面人物】优秀是青春最美的注脚——刘丽

评论COMMENT

——

用户名 Name
评论 Comment

——